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淫妻交换  »  
【乡村大凶器】【56-60】【待续】

本帖最后由 go2014 于 2017-11-5 21:53 编辑

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送到嘴边儿

  时间一晃,大几天过去了,龙根抖了抖裤裆里的大棒子,瞅着床上抖着屁股墩儿哈驰哈驰喘气儿的沈丽红,一抹白花花的面浆从屁眼儿下小缝儿里滑了出来。两旁长满了黑黢黢的小草。 嘿嘿奸笑两声,转身出了门儿。小芳还等着自己呢。  顶着大太阳,顺着河滩走,不一会儿,一大片枣子林,大个大个,长的一串一串的,陈天云今年又得卖大几千了。  “小龙,这边。”  小芳在河滩边的石头上坐着,背后就是一个大树,阴凉的很。  龙根笑着走了过去,坐下来朝小芳挤了挤,脑袋儿直往胸前靠,嗅了嗅鼻子,淡淡的香皂味儿,无比清爽。  “别,咋这样”小芳推了一把,红了脸。  夏天穿的少,前几天被小龙抓的现在还痛着呢,这会儿一嗅,鼻孔对着哈气,热乎乎整得人浑身没劲儿,两颗小点儿不知羞耻的硬了起来。  “嘿嘿。”龙根笑笑,从兜里掏出一叠毛爷爷来,“给,你要去镇上教书了,没啥送你的。把这拿上,想吃点儿啥,穿点儿啥买自个儿买去。”  “啊这么多”   小龙瞪大了眼珠子,惊愕的看着龙根。这可是一万块钱呐,老爹在田地里忙活一年,收成好还成,收成不好,只怕一家人一年就靠着一万块钱过日子了。他咋拿出这么多钱来了, “小龙,你偷你表婶钱啦”  “哪能啊”趁着小芳吃惊,龙根一搂,揉捏着软软的小蛮腰,轻轻捏着软滑无比的嫩肉,心神荡漾。  萝莉好,易推倒啊。怪只怪裤裆这玩意儿实在太大了,把小芳吓着了。  “这钱是我赚的,我表婶不知道。”龙根揉着小蛮腰,渐渐朝着上面那对高耸山峰攀去,装作若无其事,“本来想给你拿两万的,一想,女孩子带太多钱不好,别被人给骗了。等过段日子我去镇上看你,没钱了再给你拿。”  “你赚钱”小芳提高了音量,一脸的不相信。

  龙根撇了撇嘴,有些无语。我挣钱怎么了人养猪场配种,还得掏钱呢。自己配的可是人种,高级多了,咋不是挣钱了  只是,这话龙根可不敢说。小芳妹子可清纯着呢,女孩儿到女人就隔着一层膜,女人到荡妇还得循循渐进,慢慢捅,慢慢摸。   “嗯哼”   小芳腰身一拧,鼻子发出闷哼声,身体咋的就热起来了,软绵绵的快倒了似得。   龙根坏笑着,撩起t恤,从下面摸了上去,扣子一开,胀鼓鼓的没了一坨,啪的一声垂了下来,抖的衣裳一阵晃悠。瞅准时机,两指勾住了小蓓蕾。两指捏着小樱桃珠子,食指指甲轻轻抠弄,不一会儿奶头子就硬了起来,一圈淡红色乳晕更加明显了。 “小龙,别,别整,人家难受嘛…嗯哼…”小芳红着脸直往龙根怀里躲,身子一热,胸前急剧起伏,透着白色t恤,两颗大香瓜若隐若现,瞅的龙根心里一阵晃悠。 “没事,摸摸,我给你揉揉,消消肿,你瞅瞅,这都肿成啥样儿了”  撩起t恤,罩子一扯,低下头,揪着粉嫩的樱桃珠子,一口含了下去。女人的樱桃珠子就跟男人裤裆那截棒槌似得,摸着舔着吸着,鼓捣鼓捣就硬起来了。   “啊嗯…”小芳紧咬着嘴唇,一脸紧张、刺激。   小点儿酥麻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,小腹下面那地方不知怎么地,痒酥酥的,猛的一热,内裤都给沾湿了,像尿裤子似得。小芳一把搂着龙根脖子,娇躯阵阵颤抖,不知道是痛还是怎么的。 龙根忙得不可开交,上下其手,含着小樱桃使劲儿咀啊咀的,哈喇子顺着嘴角流到乳晕下,阳光下淡红的乳晕显得更嫩了。   大手滑到白花花的大腿,小妮子露出一截白花花的大腿,如葱白,如嫩白莲藕,滑腻腻的,弹性十足;慢慢滑下大腿内侧,隔着裤头轻轻抚摸着小缝儿,指甲抠弄,往下摁。 “呃”小芳身子一颤,两腿一夹。  一夹,大手抠得更来劲儿。“滋滋滋”布料摩擦声,热腾腾的豆浆流了出来。 “小龙,别,别整了…嗯,抠的人家难受啊…”勾着龙根脖子,小芳嘴唇都快咬破了。身上像到处爬满了蚂蚁似得难受,一股怒火烧的浑身灼热不堪。尤其是那个地方,痒死了,不受控制的趟水儿,羞死个人了呢。    “咳咳咳,哟,好风景呢。”  突然,一道声音传来。如同灵魂被闪电劈中一般,龙根、小芳同时清醒过来。抬头一瞅,河滩上,杨英牵着老黄牛,一脸坏笑的瞅着紧搂着的二人。 “啊”小芳吓了一跳,连忙整理好衣裳,羞红着脸,一溜烟儿跑了个没影儿。 见是杨英这骚婆娘,龙根反倒是不怕了,不过这心里却不好受,小芳可是个花苞,捅开了,可还没好好尝尝呢。差一点儿就得手了,被杨英给打断了,心里直搓火  “原来是英姐啊,”龙根跳下石头,凑到杨英跟前。  猛不丁一把揪住了杨英胀鼓鼓的大白兔,一用力。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手一松,大黄牛都给吓跑了。  “啊,龙傻子,你松开。”杨英脸一沉,瞪了龙根一眼。  龙根嘿嘿傻笑着,却不松手,反而两手抓了上去,可劲儿的搓啊揉的,天热儿,这骚贱婆娘也没戴罩子,隔着薄纱搓起来,软软的,别有一番味道。 “嗯…啊轻点儿…”嘴里喊着,脸上却带着舒爽,一把抓向了裤裆。大肉棒握在手里  ,暖暖的,全身一阵痉挛,下面的小骚洞接着一股热流涌出,感觉就像尿尿一般。“咦,英姐,你尿尿了,”还不是你这小坏蛋,捣鼓的。“”自从上一次被大棒子捅了之后,可苦了下面咯,天天晚上欲壑难填,不整断两根儿黄瓜不睡觉,本打算把牛绑了去小卖部找龙傻子,可哪知道这小子居然给小芳妮子亲热可把自己给酸着了。  “哧溜”   扒下裤头,龙根就要捅,杨英红着脸还有些理智,求饶道:“别,别,去上次那地儿吧,这,这人多…啊…”小腹一胀,大棒子就已经捅了进来。“小龙,你真坏,不知一声,就直接捅进来了,啊呜,” 龙根两手搂,抓着屁股墩儿一边捅,一边走,臂膀上青筋暴涨……

        正文 第五十七章 狼父

  “啊啊啊”河滩源头,树立林传来阵阵闷哼之声,声音由小变大,由慢变快,靠近了一听,“啪啪啪”的肉臀撞击声越加急促起来。 走到跟前一瞧,只见一女的脱得赤条条的,两手环抱着大树,后面一男子夹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根子。那女的等于两头担在板凳上似得,向下趴着,胸前吊起两颗白遛遛的大香瓜,向前一摇,向后一缩,摇摇晃晃。 屁股墩儿掀起一阵白色浪潮,此起彼伏,却见屁股墩儿都变形了,男子猛地向前一送,黑漆漆的菊花一紧, “啊,舒服,真舒服,小龙,你太会日了,继续,用力,我要到了,我要飞了”,随着阵阵热浪冲向最深处,坠入灵魂。只剩下粗重的喘息之声。交货完毕,龙根正准备提起裤衩,伸手掐了两把白花花的屁股墩儿,使劲儿一扳,一挤,小缝儿顿时流出一坨白花花的豆浆,热乎乎的冒着气儿呢。 “嘿嘿,爽不”龙根坏笑了两声。 杨英摊在地上,跟一滩烂泥似得,舔了舔嘴唇,闷哼道:“舒…舒服…”  “还想用这根儿大棒子不,下次继续日”一边说着,一边把着黑漆漆的大棒子猛地一晃,“啪”一下抽在屁股蛋子上,屁股蛋子一抖。 “嗯,想。” 杨英是真想,就这条大蟒蛇,整的自己半夜半夜睡不了觉,幸好家里种了两块地的黄瓜茄子,不然只能用擀面杖自个儿捅自个儿了。   “那就管住你这破嘴,再让老子听见你嚼舌根子,两棒子捅死你,信不信”龙根脸一沉,“知道你翠芬妹子咋了,不就是老子捅的听见没”   “啥”   杨英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,赤条条的也没啥不好意思,都让人给日了,还装个啥一脸惊愕,颤抖着两颗大香瓜,望着龙根。  “是你把翠芬给日了的”  “那可不,那有什么,哪个婆娘见到我这个小龙根不求日的”龙根满是得意,指了指那玩意儿,故意顶了顶,大黑棒子一摇一摇的好不吓人。“除了我,谁能把她捅成那样”杨英想了想,也是,一般的小牙签儿也不能当回事儿啊,那两天翠芬儿给痛的哦,足足在床上趟了一天没下地,隔天下地,两腿分的老开,跟骑马似得,一摇一晃,动作大点儿痛的龇牙咧嘴眉头紧锁。“乖乖,我还以为是家里老头子干得破事儿呢,原来是你。”杨英释然,“想想也是,家里老头子裤裆那棒子跟花生米似得,咋能把翠芬儿搞成那样。” “嗯” 龙根闻言一愣,家里老头子花生米大小说的是魏文武不成  “你咋知道魏文武的魏文武想搞翠芬儿我次奥,那可是他儿媳妇儿啊。”不怪龙根惊悚。   魏文武平日见面总是乐呵呵的,对谁都有礼貌,不拿村长摆架子,人缘儿一直不错,原以为骑王丽梅不过是换换口味儿,顺便戴顶绿帽给老陈家,可谁曾想,这老秃驴连儿媳妇儿都不放过。  “儿媳妇儿哼”杨英鼻子一哼,一脸怨愤,“在他眼里有儿媳妇儿吗?只有女人豆丁大小的玩意儿,成天想着日这个,搞那个的。”有天晚上牛大不在家,我一个人搁屋里睡着,老混蛋半夜爬上了我的床,脱的光溜溜的,还说啥儿子不行,老子来搞他妈的,把老子当妓女了是不是。   杨英越说越激动,红着眼睛操着刀子要砍人似得愤怒。龙根一旁瞅着瞅着就乐了,暗骂道,你这婆娘虽不是妓女,浪得也够味儿了。  不过牛大身强体壮,居然是个软货,龙根倒是没想到。搞田翠芬的时候,那下面也嫩的很,魏武不会连那层膜都没捅破吧。“老魏家没一个中用的玩意儿,牛大上炕硬不了两分钟就软了,进洞就萎了;他老子也差不多,硬起来就跟筷子似得,挠痒痒都赶不上,啥东西嘛。”杨英撇着嘴,心里很不是滋味儿。老魏家尽是窝囊废,爬上床来都没辙,加起来还没水生哥一个大呢。就更不敢跟龙傻子这棒子比了,太粗壮了…… “嘿嘿,放心,以后有我呢,天天日你,成不”龙根坏笑着,伸手蹭了蹭胸前挂着的香瓜。   白嫩嫩的,小点儿软了些,趴在深红色的乳晕上。指甲抠了抠小点儿,一痒,杨英扭动着身子,一扭,两颗香瓜猛地一甩,打在龙根手臂上。  “舒服,别整,痒得很,嗯……”杨英娇喘一声,心里还想着,可下面太痛了,火辣辣的,两片儿饺子皮肿的跟辣狗肠似得,红彤彤的快滴血了都。就这伤,别说再搞一轮儿了,蹲着撒尿都痛。  “切”  “你这婆娘也不咋样嘛,还以为你多厉害呢,两棒子就把你搞成这样了。”龙根见下面肿的厉害,也不想再整了,提着裤衩就要走人。   杨英不说田翠芬,自己还差点儿忘记那胖乎乎的美人儿了,跟杨贵妃似得,皮肤白皙水嫩,胖乎乎圆滚滚的,可摸着舒服,胖的可爱。大棒子一捅,全身都跟着颤抖,视觉冲击极其爽快。   想想裤裆那玩意儿就坐不住了,顶着裤裆。 “咋啦这就走了”   杨英有些不舍的望向龙根裤裆,俩眼里滚着泪珠子似得,万般不舍。    “走了,日田翠芬去了,让她尝尝小爷的大棒子”龙根头也不回的走了,远远飘来一句话,“小芳的事儿不准说出去啊,不然老子连你妈一起日咯……”  杨英打了个寒颤,慢慢裹起了衣裳。日我妈,我妈那身子骨遭得住大棒子捅吗?  “咦,这傻子不傻啊!把翠芬儿都搞了,那村里其他女人不知道把沈丽娟睡了没,那婆娘可水灵了……”杨英叽叽咕咕穿着衣裳,突然想到了啥一样,掩着小嘴儿不吭声了。  如今的龙根可不是当初的傻子了,别真一棒子给自己给捅死了,那可就赔大发了,以后不来日自己可咋整日子还过不过了,地里可没几根儿黄瓜了。“嗯,不出声。啥都不说,私下好好跟翠芬儿商量商量,咱姐妹俩一起使劲儿把大棒子给留下来,谁也抢不走”

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女乡长

  晌午的太阳老大,跟大蒸笼似得,榨干了身上所有水分。擦了一把汗,龙根迈着步子冲魏文武家里走去。 以前是没觉着,现在才知道,啥叫“笑面虎”,这老贼驴连儿媳妇儿都敢骑,那玩意儿被杨英说成了掏牙棍儿似得,咋还那大球瘾   四处无人,翻墙窜进院子里,大黄狗“汪汪”叫了起来,冲龙根龇牙咧嘴,扯动这铁链。肚皮下吊着一截红彤彤的玩意儿,硬挺着。  “叫个求不准叫,明天给你牵头母狗来日小花咋样”。 龙根骂了一句,大黄狗真不叫唤了,冲着龙根瞅了瞅,眨巴了两下狗眼,“嗷呜”一声,趴在地上摇尾巴。   “哟,真通人性啊。”龙根愣了愣,没想到随口一说,这大黄狗真不嚷嚷了,看来这老魏家还真是奇葩。  别看走在道儿上人模狗样的,见人就乐,可骨子里充满着淫荡血液,人骚包玩意儿,就连这大黄狗也骚贱的很。  溜了一圈儿,屋里没人儿,龙根有些郁闷了,本打算来瞅瞅田翠芬,趁机给下面消肿去火,没人日个求玩意儿  出门的时候大黄狗摇了摇尾巴,去窜龙根的腿。  “滚粗玩意儿,别蹭了,明天老子就把小花牵来给你日”骂了一句,大黄狗乐的更欢了。  龙根有些不爽,这大热的天儿,别说给下面的头消火了,上头都没找着水喝,快步往家里走去,好在家里有俩俏表婶儿,模样身材都不差,想咋日就咋日…  “嘀嘀”身后两声喇叭响起,龙根连忙躲开。抬头一看,一辆深蓝色小车缓缓驶向魏文武家里。 咦,副驾上不就是魏文武那老杂毛吗?龙根眼尖瞅的清楚。正瞅着,魏文武下了车,依然带着笑意。 “小龙,干啥去了啊满头大汗的,要不去我屋里坐坐,喝点儿水”魏文武一脸关切,笑脸盈盈,伸手搭在龙根脖子上。比平日还热情几分。  龙根傻笑着咧咧嘴儿,哈喇子顺着嘴角流了下来。 这时候车上也下来一个人,一个女人。   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,薄薄的,戴着粉色罩子,领口两颗纽扣没扣上,一抹茭白露了出来,大,是挺大的,小高跟儿一踩,罩子拖起的两团百花猛地晃荡。迎面走来,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儿直往鼻孔里钻,好闻的很。  “咕噜”龙根咽了咽口水儿,裤裆那玩意儿差点儿忍不住弹了起来。   “魏村长,这小伙子是村里的”女人说话了。声音清脆如黄鹂叫,听着舒服。 龙根这才注意到女人的脸,美人儿瓜子脸,更加白皙水嫩,翘挺的鼻梁上挂着一副无边框眼镜儿,薄薄的嘴唇晶莹光泽。“哦,何乡长,这小伙是我们村里的,叫龙根。”魏文武介绍着,神色突然一暗淡,摇头道:“可惜了,脑子不好使。被雷给劈的,跟着表婶儿一起过日子,多好的小伙子啊…唉”, “是可惜了。”何静文不无失望道。多好的一小伙子啊,眉清目秀,高高大大的,怎么是个傻子呢?  何静文身后跟着一男子,是秘书兼司机,叫做小李。 “魏村长果然是好人啊,何乡长,咱们就应该多帮助,多关心这样的孩子,太可惜了。”小李摇了摇头,却是夸赞着魏文武。 何静文点了点头,见天儿热,“小龙是吧,来,走咱们上车里去。小李,先开车把小龙送回去,太热了。”   何静文用手扇了扇风,脖颈间的香味直往鼻孔里钻,龙根用力嗅了嗅,不知咋的,裤裆猛地一顶。这婆娘杀伤力太大了,是催情香水儿吧,咋魏文武没反应呢  龙根不傻,知道魏文武拿自己做文章,表现给这个婆娘看,只是没想到,乡长居然如此年轻,还是个女的。关键是漂亮 那雪白如水的肌肤吹弹可破,饱满丰腴的腰身,屁股蛋子顶着宽松的职业长裤,圆鼓鼓的,搂不住火就想掏出大棒子捅。一双洁白的玉足踩着高跟儿鞋,咔咔的响。  “小龙,那就上车吧。何乡长可是好人呢……”魏文武笑着一顶帽子给何静文抠了过去,双眼扫过那对挤出来的嫩白,心神一晃。  这婆娘要给老子骑一回,死了也甘心啊。下了地狱老子也能拍着胸脯,自豪的说:“老子日过乡长”多得劲儿啊!  “嘿嘿,好” 龙根拍着手,乐的哈喇子流到结实的胸膛。  小李开车,魏文武坐在副驾,龙根只能坐在何静文右边了,一上车就不热了,冷气呼呼的出来,整个人心窝子都是凉快的,龙根知道,那是车载空调,原先家里也有一台车的。   何静文翘着二郎腿,双手放在小腹,抬头挺胸,一脸浅笑,听着魏文武的谈笑,时而点头,时而皱眉。  龙根装傻充愣,车内四处打量。两眼却有意无意的瞄向一旁的何静文,近距离接触,这婆娘似乎更漂亮了。   头发高高竖起,盘在脑袋上,细细的粉嫩脖颈露了出来,锁骨深陷下去,双峰却突然高耸起来。粉色的奶罩字疯狂挤压着大馒头,造就一条深深的沟壑。乡下路不好,一高一低的,胸前跌宕的就更加厉害了。   甩啊甩的,差点儿一下从罩子里甩出来  “哎哟”  又是一个大坑,龙根猛的一下趴在了何静文的身上,一手趁机抓着何静文胸脯上,一手兜着屁股蛋子。  “啊”   何静文眼珠子一白,吓了一跳,没叫出来,龙根又一下子给摇了回去羞得满脸通红  “啊,好软和大,好大大波妹儿啊…啧啧啧……”   龙根心里暗爽,就盼望着再来一荡,一把搂下去,瞅瞅这婆娘下面湿没湿,没湿的话,抠弄抠弄,一定要想办法把这婆娘给睡了。  “何乡长啊,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。”魏文武突然收敛了以往的弥勒佛表情,正色道。   何静文正尴尬呢,忙道:“你说。实话实说。”  “山河村一直民风淳朴,老百姓安居乐业的。虽赚不了啥大钱儿,可生活那是没问题的。可是现在……唉…”说着,魏文武又摇了摇头。  “瞅着没,小龙多老实的人啊。傻乎乎的,啥都不懂,却被陈书记硬拉去抬石头,你说这合乎情理吗”?  妈的,老子又被当枪使了龙根终于明白了……

       正文 第五十九章 调查

  “陈书记为村里做了不少好事儿,这没啥否认的。可也确实有些……”魏文武摇了摇头,叹息着。何静文秀眉微皱,有些不满。杂说话撂一半儿这不吊人胃口么 “魏村长,咋的啦说呗。” 小李把着方向盘,跟着魏文武一唱一和。 “唉” 魏文武重重叹息一声,沉声道:“陈书记作风不正呐。”  “啊”何静文动容,村里一把手,还是个党员,作风不正派,这可是大事儿当即冷哼一声,“怎么回事儿,说” 何静文动怒,魏文武不忧反喜,正中下怀,陈天明一下台,那自己不就嘿嘿,心里贼笑两声,接着说道。  “是这样的,小龙的表婶儿叫沈丽娟,在村头开了一家小卖部,不是啥大买卖,早年死了男人,就靠这小买卖过日子。乡下人常说,寡妇门前是非多,可丽娟大妹子在村里口碑好啊!”魏文武竖起了大拇指。转眼脸色就暗了下来。 “可是,前些天丽娟大妹子却衣衫不整,一脸惊恐,要不是小龙,怕早就遭了陈天明毒手了。一起瞧见的不光有我,还有村里的老实人李三水,还有不少乡亲呢。可大家敢怒不敢言,又没真凭实据。加上……” 魏文武又撂下半截话来,假装叹了口气儿,瞅着何静文的反应。  “哎呀,我说魏村长,你说个话咋那么墨迹一口气说完成不,还有什么,一并给我说出来”  何静文果真是急了许是女人天生的同情心作祟,龙根是个傻子,偏偏表婶儿做点儿小买卖还被人欺负立马就恨上了陈天明   “唉,陈书记性格渐渐变了,啥为人民办事儿都抛到脑子后面去了,前前后后就为自家人着想,老陈家的人处处受其照顾,好地,好田,但凡有点儿啥好处,尽往自己怀里搂因此,作风不正这事儿也就压下来了”  “而且……”魏文武又把声音拉得老长,要卖关子了。  “魏村长你就别这儿那的,赶紧说”  何静文火了,说话咋那么费劲儿呢,磕磕碰碰的,跟结巴似得。  “哦,”魏文武一愣,心里有些埋怨的看了看开车的小李,咋不提醒自己呢  “前些日子,我跟会计李三丑查了查账,不得了,陈天云挪用公款,多达十五万,良田差补等等。乡长,你说这…唉”   说完,魏文武一脸的痛心疾首,神情悲愤。   何静文一脸寒霜,没有吭声儿,胸前两团却是急剧起伏,魏文武没瞅见,不过龙根倒是看的清清楚楚这婆娘看来是要发火了    “马上去村头小卖部,然后火速召集村干部开会”何静文冷眉一挑,发话了,“你马上到村里走一遭,调查清楚了”   “是,何乡长”  小李应了一声,冲一旁的魏文武挤了挤眼。魏文武终于放心了。  只要陈天明一下来,一把手的位置迟早都是自己上了,嘿嘿,熬了这么些年终于熬出头了。  “陈天明啊陈天明,老子不仅要做你的位置,还要日了你老陈家的婆娘,王丽梅骑上了,接下来就是吴贵花,陈香莲,对了,还有骚婆娘黄翠华嘿嘿……”魏文武意淫着,裤裆顶起一捧蒙古包。  转眼间,车停在了小卖部门口。何静文打开车门,龙根先窜了出去,跑进小卖部去了。都中午了,怎么也得给乡长做顿饭不是   况且这婆娘如此俏丽,丰腴饱满,想想都流口水儿,要能爬上乡长的床,那可……龙根盘算着,招呼沈丽红去了。    家里水缸里还温养着十来只王八,草鱼,乡下没啥好东西,唯独野味儿是一绝,肉质细腻,纯天然的,没啥细菌。 电视里不说吗,“穷吃肉,富吃虾,领导干部吃王八”今儿就请何乡长吃王八了。招呼了两句,龙根出了厨房,表婶儿已经将何静文三人迎了进来。  龙根留着哈喇子傻站在一旁,冲着几人嘿嘿傻笑,俩眼珠子始终停留在何静文和沈丽娟身上。  两女站在一起,活脱脱的国色天香,何静文身材高挑,却不失饱满丰腴,胸前拖起两耸高山,一颦一笑都引起惊涛骇浪,皮肤娇嫩,仿佛能滴出水儿来似得;表婶儿更是不遑多让,丰腴的身姿,成熟的韵味儿,明眸皓齿又透着点点的清纯圣洁,仿佛山间盛开的莲藕一般。   “丽娟大妹子,这是何乡长,下来专门调查陈天明欺负你跟小龙一事儿,你可得实话实说,以便乡长取证。”魏文武眉毛一皱,难得露出两分威严来。  沈丽娟一听这女的既然是乡长,吓了一跳。手里茶杯差点儿落在地上,乡长,这可得多大的官儿啊。管大几千人呢   “啊何乡长,快,快喝水,喝水…”沈丽娟吓的小脸儿一白,递过茶水直往后面缩。   何静文莞尔一笑,露出俩个浅浅的酒窝,和颜悦色道:“别怕,别怕。” “呵呵,房子不大收拾得很干净啊。沈丽娟是吧,看起来你比我年长两岁,这样,我就叫你娟姐了,也省的生分”何静文侃侃而谈,语气和善,彬彬有礼入浴春风,加上声音清脆甜美。让沈丽娟心里一软,后面的龙根更是捣腾着裤裆那陀玩意儿,使劲儿往下按。  何静文端着水杯轻轻抿了一口,甘甜泉水入口,唇齿留香,乡下就是好啊,一切都是原生态,落后点儿算啥,生活很安逸嘛。   “娟姐,昨天我就听说你家的事儿了,那陈天明果真是色胆包天,包藏祸心暗害你一家么若真是如此,那我可不能饶了他,必定给他点儿颜色,以儆效尤”   “啊别,乡长,别叫姐,我,我担不起……” 沈丽娟连连摆手,也难怪,乡下女人有球的见识,哪见过这等世面   “丽娟大妹子啊,别怕,何乡长可是好人哩,有这么一个妹子好多人求都求不来的,有啥不好意思的”魏文武笑呵呵帮腔,“还是说说陈天明吧,你是受害人,一五一十说出来,咱们好接下来调查其他的事儿啊……”  沈丽娟心想,这事儿提前都商量好了,还有啥想的平复下来,一五一十说了起来……  “混账”何静文大怒,“这个陈天明,我要撤他的职”

  正文 第六十章 收账

  “唉”魏文武重重叹息一声,一脸沉痛,“陈书记做出这等事来实在是……只是,现在陈书记因伤住院,要处理的话是不是得等病好了再说啊”,   魏文武望向了何静文,心底盘算开来,这事儿宜早不宜迟,若等陈天明回过神来,自己别说当书记了,这村长怕都坐不稳,老东西心狠手辣,上面多少有一丝关系,宗门兄弟众人,自己可不是对手,  “等等什么等” 何静文冷眉一挑,因气愤胸前两耸颤巍巍的抖了抖,一片白花花肉浪掀起。当即道:“人证有了,马上召开村干部会议,我要撸了陈天明”   “好我马上去办”   魏文武心下一喜,抬脚就要出门找李三丑去,账本儿可都会计管着呢。却被沈丽娟给拦了下来,到了饭点儿,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吃了饭在做事儿吧。   饭后,何静文、魏文武、沈丽娟和司机小李直接去村部等着,说是召开会议,实则给陈天明定罪,何静文打定主意,不仅要撸了陈天明,还要把这老东西送牢房里去  万事齐备,一切按照预想运作,龙根搂了搂裤裆,顿时放心了。本打算去看看小芳,想想还是算了,别被人瞅出点儿啥来,小芳到了镇上,机会就多了。    “太热了,洗澡去”龙根嘀咕了一声,见裤裆那玩意儿顶的老高,心里骂了一句,“顶个求,老子洗完澡给你消火去”  “就见不得漂亮婆娘,那何静文是漂亮,可你也不瞅瞅你啥样儿,你还想日乡长”  嗯,这婆娘是挺漂亮的,不知道有没有男人,独守空闺还是咋的,得空接触接触,爬上女乡长的床,那往后……   清水河源头是一股活水,一年四季流淌不止,即便是夏日,河底的水依然冰凉彻骨,正是七八月解暑最好的东西。   “噗通”   裤头一扒,窜进河里,扑通扑通刨了起来。裤裆那玩意儿跟大黑泥鳅似得在水里一荡一荡的,要飘起来似得。  “小龙,小龙……”  正露出半个脑袋儿,河滩上来了一个女人,不是黄翠华又是谁呢手里拎着包,涂脂抹粉,踩着高跟儿鞋要出去接客了似得。  “快,快上来。”   心里疑惑,龙根还是上了岸,哪知道一上了岸,这婆娘就跟几十年没开业的几女似得,火急火燎拽着龙根就往玉米地里钻。   “干啥啊跟做贼似得,下面又痒了”穿好裤衩还没来得急穿衣裳呢,急个啥!   黄翠华手提包一扔,铺垫了一下,冲着龙根直赔笑,“哎呀,小龙,人家下面难受嘛。都是你了,说好了天天来日,咋的昨天不来呢,人家等了一天呢,昨天差点儿忍不住去小卖部找你了。”   “啥”    龙根撇了撇嘴,有些无语,这骚包婆娘口气咋还那么委屈,更受了气的小媳妇儿似得,不就一天没翻她牌子么,  “又是拎包,又是口红胭脂干啥去啊!那老东西要断气儿了,打算回城里干老本行”, “哪能啊,有你这么好的一根儿大棒子,我还用的着回城里去”黄翠华媚眼儿一眨,小手顺着肚皮滑倒了龙根裤裆。  略过茂密的杂草林,抓住了静静躺在正中的那条大黑蛇,软软的,肉乎乎的,棒子带着淡淡温热,两颗鸟蛋却无比冰凉,更冰箱里拿出来似得。 “嘶”龙根半闭着眼睛享受,伸手抓向了黄翠华胸前高耸。入手松软,温润。  今儿的黄翠华经过精心打扮,一件黑色针织镂空披在肩上,白花花的肉透过,若隐若现,高耸之巅的两颗小黑点儿硬而坚挺,撑着白色的罩子, 下身一条白色的超短裙,一坐下大腿根子正巧露了出来,轻轻往里一掏就捧着小内裤了,蕾丝的,丝滑柔顺,一抠一揉一按,一股小溪里慢慢流了出来。  “嗯哼…小龙,来,快,遭不住了,嗯哼,快…给,给消消火儿…”下面一痒,黄翠华大腿一并,紧夹着龙根的手。   可一夹,龙根抠的更开心了,凡事儿得有点儿阻力才成,没阻力整个求啊!  以前在城里上学的时候,班里有个色情狂,没事儿就喜欢去找妓女玩儿,有一次找了一清纯妹子,扒光了裤衩提枪就上,可人小妹儿躺在床上叉开双腿,随便你摸咪咪也好,亲下面也好,就是不给反应。抓了一把瓜子磕,气得那哥们儿硬是两三个月硬不起来,  从此以后找妓女都得找那种有智商、有技巧的婆娘,不然脱了裤子也阳痿   现在龙根才想明白,没点儿挑战性的婆娘,还真没啥意思,躺在一堆白花花的肉上面做俯卧撑有求的成就感啊男人在女人面前,要的就是征服感   不掏棒子则已,一棒子扎进去就要让你叫,让你呻吟,   “嗯哼,别,小龙,快,快,遭不住了……”手指连动,揉搓捏拿抠,十来下之后,黄翠华的蕾丝小裤头湿透了,   “滋溜”   抽回了手,身上擦了擦沾着的白色液体,却没了啥动作。   “咋,咋不整了呢”黄翠华渐渐醒悟过来,一脸痴迷的望着龙根,准确点儿是龙根裤裆那根儿大棒子。太爽了,啥黄瓜茄子都没这个好用   龙根嘿嘿笑了笑,伸出了手。   “咋的,你忘了这可是要收费的呢,你以为老子累死累活的容易啊上次都说好了,要收钱。已经让你赊了一次帐了,咋的,还想空手套白狼呢那可不成,给钱就亮货”龙根扭过头,一脸坚决   黄翠华一愣,“哦,我想起来了。”拉开挎包,掏出两叠红色票票,甩给龙根。  “诺,两万家里还有两万,把婶娘弄爽了,有提成哦。”黄翠华又勾了勾眼睛。那骚劲儿远远都能闻的见龙根笑了,拿过钱瞅了瞅,真的。一张一张的老人头瞅着就带劲儿。心里顿时盘算起来,这招好啊,先把火给你撩起来,不着急亮棒子,先抠弄抠弄,再装个正经。妈的,老子又当了贞洁烈妇,又立了婊子牌坊 “钱给了,快,小龙,把你那玩意儿给塞进来……”黄翠华迫不及待,三两下脱了小内裤,还要脱衣裳。  “脱内裤就行了,其他的别脱了,怪费事的。”龙根翻身而起,拿着粉红小内裤瞅了瞅,蒙小缝儿那地儿都透了,一坨白花花的粘稠玩意儿,跟浆糊似得,一股浓烈的尿臊味儿…  “哎呦喂,瞧瞧你都浪成啥样了”掏出大棒子,脑袋儿抹了一点儿浆糊,“啪”的一声,扳开两半儿屁股蹲儿,“哧溜”扎了进  “啊……”

  “啪啪啪”玉米地里响起一阵欢快的声音……

  字数:9106

      【未完待续】